围绕美剧Person Of Interest进行同人创作的小组,主打Shaw/Root。
微博@Shoot阿司匹林制药厂

【《Aspirin》新增作品试阅I】跟踪

文/ @子非鱼 

 

简介:目标——鉴于她已经具备了“调查价值”,那么我还是称呼她的名字好了——Ms. May,是个跟踪狂。

 

【I don't mind the thorns when you're the rose.】

 

全文试阅:

 

10:00AM

 

目标出现。

 

目标比起以往晚了两分钟出门。她身上穿的衬衫还是昨日那件,只不过外搭的小西装由铁灰变成了深蓝。

 

目标拦下一辆出租车,我今天的工作正式开始了。

 

目标小姐是个特别检察官助理。一般来说我比较常与助理的上司打交道——也许这么说不太恰当,那大概只能算“单方面”的打交道。我接触过手上不干净的国会议员,接触过疑似海外间谍的特工,当然也接触过因为婚外情净身出户的富豪妻子。和他们相比,现在我所负责跟踪的这个目标实在平凡得有些可怜。

 

平凡。这个形容词用在她身上或许是有那么一点不公平。毕竟目标小姐无论从外形还是气质上而言,都完全称得上打眼。她谈吐清晰、态度友善,在同僚里也没有受到过太多排挤——一个善于交际的女人,我想这也是入职时间极短的她能够担任这份工作的直接原因。

 

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我的工作从来都离不开刺激和秘密,这也是我极少过问雇主隐私的原因。好奇害死猫,不是吗?一般来说,我只负责接收命令、调查,然后结款。至于谁雇佣了我,调查的又是何方神圣——这就不在我应当知道的范围之内了。

 

然而平凡的目标小姐,她没有秘密。

 

当然她也会在背后对某个曾企图占她便宜的检察官翻白眼,或者在下班后打电话和朋友抱怨上次买的新鞋不合脚。一个礼拜的监听和跟踪,我甚至掌握了她过往几个月生理期的时间——是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身上没有任何值得别人花大价钱雇我调查的地方。

 

她就只是一个平凡、无趣的棕发甜心罢了。

 

 

 

12:15PM

 

午饭时间,目标准时出现在楼下的流动咖啡店。

 

脱脂牛奶半勺糖,一如既往的选择,马上她就会端着咖啡去隔壁买一个墨西哥鸡肉卷,接着花二十分钟优雅而迅速地吃完这份午餐。

 

和所有普通的上班族一样,这注定是个无聊的白天。并且,根据目标小姐的无趣程度来看,马上到来的午后和夜晚也依然会保持一贯的乏味。

 

但今天有些不同了。

 

我期待,甚至隐隐有些兴奋。做我们这一行,耐心是必不可少的品质。能配得上这个价格的调查目标都不会是容易对付的普通人——这也是我曾经产生过疑惑的原因,目标小姐究竟是本身就那么平凡还是隐藏太深?一个礼拜的地毯式调查差点就让我下了前者的定论。

 

总算,我发现了她不同寻常的地方。

 

目标——鉴于她已经具备了“调查价值”,那么我还是称呼她的名字好了——Ms. May,是个跟踪狂。

 

 

 

14:20PM

 

Ms. May接到一个电话,是加密线路,我暂时无法破解。

 

她拿着外套和办公桌上的一叠材料出去了,我跟在她后面。我猜那是来自ISA的电话——Ms. May的上司最近和他们走得很近,不排除有合作关系的可能。

 

Ms. May没有乘坐专用车,这可以解释为不想引人注目。但她也没有拦车。她甚至错过了附近所有的公车站和地铁站。

 

她选择步行。

 

我有预感我的推测很快就要被证实了。

 

三天前,当我混在下班高峰的汹涌人潮中远远观察着Ms. May时,偶然——非常偶然地注意到了一个女人。那是个也许有着中东血统的矮个子女人,她脸色苍白,带着几分旧伤未愈的病态,伸出去接过食物的手却稳得不可思议。她有着警惕而锐利的眼神。我很少见到这样的眼神,而少有的几次遭遇都告诉我,要离这样的人远一些、再远一些。

 

我把目光放回目标身上,就在这时——Ms.May仿佛不经意地瞥了她一眼,然后她勾起了一点笑。嘴唇抿起、唇角微微上扬,就是这样一个转瞬即逝、连一点笑纹都没有显露的笑。

 

也许单凭一个简单的肌肉牵动并不能真正说明什么,但有时你得承认,我们的工作是需要那么一点儿运气的。显然,我的运气并不坏。我调阅了前几天的监控录像,那个女人——那个有着大型肉食动物般眼神的女人就在那里,每一天的同一时刻。

 

一旦找准了焦点,剩下的分析就顺理成章许多:Ms.May下班时绕的一小段路——我曾以为是为了绕到她订餐的咖喱店,Ms. May偶尔偏头的角度,用手把刘海拨到一边时状似不经意的视线……还有和方才如出一辙的笑意。

 

现在我有十足的把握,Ms. May确实是在跟踪这个女人。

 

每一天。

 

 

 

14:35PM

 

当我看到眼熟的低马尾黑风衣出现在街角一侧时,我就知道我的期待并没有落空。而和我一样远远跟着目标的Ms. May看起来却比我还要兴致勃勃——我第一次看到一向镇定自若的助理小姐双颊晕红、两眼放光的模样。这让我有一秒钟忍不住要把整件事往暗恋跟踪狂这一方面想。

 

但也就是想想而已。

 

那个中东女人——我稍微做了一点调查,绝不是什么邻居家脾气暴躁的修理工小姐——尽管她结实优美的手臂线条确实很引人遐想,但很遗憾,那是非常年进行近身格斗和持枪训练所不能达到的健美体态。

 

她是个前CIA特工。更有趣的是,她在官方数据库的资料里已经显示为“死亡”状态了。一张模模糊糊的照片还有连死因都含糊不清的死亡证明,这就是我所能查到的全部资料。

 

我不知道Ms. May跟踪她的原因是否与此有关,但这也不是我该关心的。眼下我只需要牢牢掌握她的行踪就行了——特工小姐进了一家酒吧,Ms. May在街对角的公园长椅上坐了下来。她看起来有些无聊,特工小姐进去的时间有些长。我知道那间酒吧是为“道上”专门提供“门路”的地方,也许特工小姐在里面遇到了一点麻烦。

 

Ms. May在午后暖洋洋的阳光里慢悠悠地打了个呵欠。她从随身带的手提包里掏出手机,与此同时我也拿出了我的电脑——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从业者,提前同步目标手机是再基本不过的职业素养了。我的电脑屏幕上出现了Ms. May的手机文件夹。我有些好奇,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个界面。在此之前,Ms.May从来只用它收发电子邮件,或者玩两局Candy Crush——顺便一提,她玩得可真烂。

 

Ms. May打开一个文件夹,接着打开了第二个子文件夹,再接着是隐藏文件夹里的加密文件……她以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快速翻找着被埋藏在众多无用文件中的那一个宝藏——就像她本人一样,隐藏的很深。

 

她终于找到了。

 

满满的低像素偷拍照,满满的特工小姐。

 

从窗口侧拍过去的,从高楼俯拍的,从下方仰拍的……每一个角度,忠实地记录下了特工小姐暴露在阳光下时的一举一动。它们争先恐后地从Ms. May指尖划过,把我可怜的电脑屏幕挤得满满当当。

 

不得不说,是我看错了人,Ms. May不仅是个跟踪狂。

 

她还是个偷窥狂。

 

 

 

15:10PM

 

活跃在我电脑屏幕上的女人终于从酒吧里出来了。她看起来完好无损,完全没在那群俄罗斯黑帮的壮汉们手里吃亏。她出门时被门外的冷风冻了一下,下意识地就想将双手插进口袋里。然后她发现了指关节上还沾着的血珠。她嫌恶地皱起眉,用力甩了两下手,这才安心继续原本想做的动作。

 

Ms. May在看到这一幕时又一次可疑地笑了。

 

说真的,要不是她们两人的身份都太过可疑,现在的状况完全就像是一个青春期暗恋故事。

 

也许手段是特别了一些。

 

特工小姐警惕地四下观察一遭,然后吸了吸被吹得通红的鼻子,行色匆匆地往拐角走去。Ms. May在她彻底消失后起身站了起来。她迈着轻快又丝毫不显鲁莽的步伐,灵活地跟上了前方那个黑色身影。

 

我紧随其后。

 

这一次我们三人之间的追逐战持续得更久了些,我无从判断特工小姐将要去往何处,自然也就不清楚对方是不是早已察觉了Ms. May的跟踪,现在只是在故意迂回绕路。

 

穿过第三个偏僻的小巷,前方又是一处转角。

 

我下意识地想跟上去。才往那里迈出一步,迎面就和一个瘦削的人影撞了个正着。

 

是Ms. May。

 

不知为何忽然走了回头路的Ms. May倒抽一口冷气,在反作用力的冲击下整个人跌坐在地。她仰起头用小鹿一般湿漉漉的眼神望着我,眼里写满了惊讶和歉意。这样的表情反倒令我如芒在背。我不清楚她到底是伪装出的讶异还是真就不小心撞上了我,于是我只得选择沉默。

 

手提包里的东西全都洒了出来,Ms. May尴尬地皱了下鼻子。见我始终沉默不语,她也不再看我,低下头就手忙脚乱地把那些杂物往包里一塞。

 

“不好意思……”从我身边擦肩而过时,她微红着脸轻声说。

 

一直到Ms. May高跟鞋的笃笃声渐渐远去,我紧绷的身体才终于放松下来。绝对不能和目标有直接接触——这是我们这一行不成文的规定,而刚才,我险些打破了这个规定。

 

幸好她看起来并没有对我产生怀疑。无论如何,今天我都得更谨慎一些了,现在立刻转身就走是我最好的选择。

 

然而……我真的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让Ms.May匆忙之中放弃了她的跟踪。

 

我犹豫了片刻。这里没有摄像头,是这片区域的监控死角之一。

 

我还是踏出了往前的一步。

 

 

 

15:20PM

 

我用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来后悔这个决定。

 

小巷背后是一片开阔的水泥地,可以供人躲藏的只有几根光秃秃的水泥柱。我几乎立刻就反应过来——我上当了。

 

“抓到你了。

 

平静冷淡的声音从我身旁响起。

 

不知从哪里出现的特工小姐就这样贴在我身边。她沉着脸冲我阴恻恻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白牙——然后我便被一脚踹了出去——也有可能是一拳,我压根儿没来及看清她的动作,整个人就已经脸朝下趴在了地上。剧痛从我腰间传来,我忍不住嘶嘶地抽了几口冷气。

 

特工小姐在我身边蹲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搜出我身上所有通讯工具。手机、电脑、硬盘……全数被毁,连我藏在鞋底的内存卡都被抽出来一脚踏碎。做完这些,她才终于开口,“怎么,那个胆小鬼派你来送死?”

 

我努力挣扎着想抬起头为自己做一点辩护,但张口就是含糊不清的口水音——上帝啊我的牙断了,肋骨可能也断了两根。

 

特工小姐嘴角带着一抹讽笑,只用两根手指就牢牢钳住了我的下颚,“她就派你这么个软蛋来跟踪我?”

 

“这位小姐……”咳出一口污血后,我总算能发出一点虚弱的嘶鸣,“冒昧问下……‘她’是谁?”

 

特工小姐的笑僵在了脸上。

 

“……你又是谁?”

 

“我是跟着Ms. May后面来的……Ms. May,就是那个高高瘦瘦的棕发女人,”特工小姐看起来一脸很想杀人的样子,这让我根本顾不得肺部的疼痛,解释的语速都比平常快了许多,“我只是在跟踪Ms. May,雇我的也不是一个女性啊!”

 

“Ms. May……”原本一直面无表情的女人忽然扭曲了脸。她猛地揪起我脑后的头发,在我脸颊边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她人呢?!”

 

我被她周身环绕的杀气吓了一大跳,赶忙结结巴巴地撇清关系,“我跟着她过来的,就在几分钟前她还在呢!但是她忽然往回走了……还撞了我一下!我发誓我没有故意跟踪你!”

 

特工小姐呼吸一滞。

 

然后挤出了一个堪称狰狞的冷笑。

 

她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提了起来,上下一阵摸索后,似乎从我腰后抽出了一个什么——有个不明物体被用力掼在地上,正好擦着我的鼻梁摔下。仿佛那一摔还不够解气,特工小姐锃亮的军靴往地上狠狠一跺,泄愤一般将它踩得嘎吱作响。

 

那个不明物体泛着冷光的金属外壳看上去有点眼熟。

 

特工小姐像抛一袋土豆一样又把我扔回地上,来来回回走了几步,猛然蹲下。这回她不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般的可怕表情。

 

我想起来了,那是Ms. May包里的电击器。

 

“你这个蠢货——”半晌,她才从齿缝间挤出这句话,“为了亲手抓住她,我让她跟踪了一个星期……就是为了今天引她来这里。”特工小姐从鼻腔里发出一声毫不掩饰的冷哼,“结果引来了一个蠢货。”

 

“她拿我,不对……拿你当枪使……”我喃喃自语,平生第一次在这个行业里感到彻底的挫败。

 

特工小姐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我的自言自语。她最后做了一遍检查,确保我身上再也没有什么能记录数据的东西——这才沉着脸又看向我。

 

我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提议,“嘿,或许我们可以合作!联手讨回这笔账你看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的特工小姐危险地眯起了眼,“不准再跟踪她,”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不然我就扭断你的脖子。”

 

我的身体很配合地打了个寒颤。

 

“可是为什么……”我想不通看起来十分想抓住Ms. May的特工小姐为什么对我的建议一点也不感兴趣。

 

“我的猎物,”她微微侧过脸,露出了一边上翘的唇角,“要你管?”

 

特工小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临走前,她捡起了那个电击器,拍了拍上面的灰,又收进自己口袋里。

 

 

 

15:35PM

 

我的工具统统没有了。

 

我断了两颗牙和几根肋骨,腰侧的一大块淤青还在隐隐作痛。

 

在这场三方角逐里,我表现得像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即便很久以后,我已经可以把这件事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谈讲给朋友听。但毫无疑问的,它成了我职业生涯里永远无法被解答的一个谜团。

 

也不知道特工小姐现在有没有抓到Ms. May,那把电击器最后是不是又回到了Ms. May手里呢……这样想着,我打开了手边新目标的资料。

 

“Sameen·Gray……化妆品专柜小姐吗……”

 

  

<End>


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3282489314&spm=a310v.4.88.1

 
评论(9)
热度(162)
  1. 赵子坷2012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Shoot阿司匹林制药厂 转载了此文字